下午五点钟光景,老贾来到三洋五金杂货店,身后跟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。老贾与店老板“黑皮四子”交流了一会儿,然后两人就到店后面的库房中去取货……

黑皮四子有个习惯,就是每天晚上一边咪着小酒,一边将放钱的盒子拿到身边点钱,百元、伍拾元、贰拾元……分类摆放,再算总账。突然,他皱起了眉头。今天交易好像收了三张“绿皮”伍拾,怎么少了一张?刚喝酒头脑还清爽,不会记错,怎么就少了一张伍拾呢?即使有人偷钱也应该拿百元大钞呀,而且也不会只拿一张……黑皮四子开店几十年,皮黑心红、老少无欺,人缘好极,柜台上的钱盒子从来未少过一分钱,今天到底是怎么啦。

出于好奇,黑皮四子打开了监控,哦,原来是这小鬼干的……

原来下午老贾同黑皮四子到库房后,同老贾一起来的小男孩即“机灵”地两进两出店堂张望,确定无人后迅疾从盒中取了张“绿皮”,然后若无其事地跟着老贾走了……

放下酒杯,黑皮四子想打老贾手机告知原委,一想,老贾是个火爆性子,弄得不好小孩要受皮肉之苦,况且这小鬼只拿五十而不拿一百,定有蹊跷,于是他拨通电话:“老贾,过来弄杯小酒啊!”多年的酒友了,老贾不会多想的。

黑皮四子给老贾斟满酒、点上烟,然后两人边喝酒边看监控……突然,老贾火冒三丈,说要狠狠教训这小子。“慢着,老贾你想啊,这盒子里少说也有上千元,为什么他多不拿少不拿,偏偏只拿五十呢?问问清楚,教育一下就行了,别吓着孩子……”

酒后,老贾回到家……

“爷爷,班上小明生病了,同学们有捐拾块、贰拾的,我是班长想多捐一点,本来是想向你要的,凑巧看到店里钱盒里的钱,我就不由自主、顺手牵羊了,是我错了……我这就向黑爷爷还钱道歉去……”

“你爸妈在外打工,要钱就跟爷爷说嘛,以后不管什么原因,都不能再有这种行为了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老贾舒了口酒气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